《变形计》算是成功的一档教育节目吗?

2022-10-24 21:55:05 文章来源 :网络 围观 :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变形计》算是成功的一档教育节目吗?

  

《变形计》算是成功的一档教育节目吗?

  

《变形计》算是成功的一档教育节目吗?

  大家好!成不成功我不知道,反正我感觉一般般。《变形记》这个节目我看了很久,每一季我基本都会看,但是现在我越来觉得这个节目不再是以变形和慈善为根本的了,而是更加的功利和世俗。自从前几季《变形记》开始,这个节目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丑闻。比如参加过变形记的李宏毅爆出《变形记》都是有剧本的,节目组会要求参加变形的城市孩子在节目录制的时候表现出打架、斗殴、吸烟、逛夜店等许多不良的行为,然后在节目最后得到反省,重新做人。李宏毅的哥哥李明霖也爆料,因为参加《变形记》之后,人气高涨,于是天娱就签李宏毅成为天娱传媒的一员,结果消费他,导致李宏毅有事都没有钱吃饭。这些事情,都是在参加《变形记》期间或之后发生的,我想问,如果这个节目让参与者收获的是这些,那他是否违背了初衷。还有,《变形记》请的城市主人公到后来到底有没有变形成功,还是只是节目作秀。韩安冉之前也参加过《变形记》,可是到后来她还是一直整容,前一段时间还因为和网红男友分手上了微博热搜。以及很多城市主人公在节目中变形成功之后,还出现自残等行为。最后讲讲农村孩子们,他们爆出农村孩子在城市“享乐”之后,开始嫌弃自己的父母,觉得他们没用,还吵着要回到城市爸爸妈妈身边。我并不否认,《变形记》那么多年,的确有很多人也因此改变,比如说易虎臣,杨桐,但是这些人也是很多年之前的参加者了。这些事不仅仅违背了《变形记》的初衷,而且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我希望《变形记》可以以慈善为目的进行,少一些功利,多一些真诚。我希望《变形记》可以成为一档慈善节目,而不是真人秀了。

  这样我感觉没劲!

  自2006年第一季首播,到如今开播的第十九季,《变形计》已走过13年。这13年里,农村孩子鲜少问津,城市主人公有的变直播卖货的网红,有的变直接借热度出道成为十八线的小演员,有的靠表情包风靡全网,有的成欠钱不还的老赖,令人唏嘘……

  变形13载,节目本身也经历了城市农村一对一互换、多人互换、男女生共同体验生活、家庭互换、明星子女下乡、以及十九季最新推出的13人60天的“极致变形”。

  可不论《变形计》怎么变化节目流程,都难以跳脱节目本身真人秀的内核,以及越来越扭曲的教育理念和价值观念,从这些不太成功的“老孩子”们的成人情况就可以略知一二。

  《变形计》本应该是一档又红又专的教育综艺,却陷入比所谓高危的强娱乐性选秀节目更可怕的深渊。

  富人小孩造星节目?

  《变形计》的主要人物由城市主人公和农村主人公组成,但这个节目从头至尾都只有一个主要塑造对象,那就是城市少年们。

  真人秀的成分大于记录,这档曾在2007年获得最佳真实电视节目奖的《变形计》,早就变了味儿。

  节目将纨绔偏执的城市少年置于偏僻大山,期待以7天或是几十天的时间使其改变的模式,活脱脱是养成节目的路子。

  截至2022年播出的《变形计》第十九季,已有百余名城市少年参与变形,“穷人变形”是观众们害怕看到的预设,但“富人变星”确实节目实实在在输出的产品。

  在这个节目上,不必“唱跳rap”也能圈粉无数,洗白式养成让城市少年们顺势成名。

  从打砸家具到为家里挣钱、报答农村爸妈,一系列向好的转变行为,都成为圈粉的点。

  许多在镜头面前要“痛改前非”的孩子,节目结束以后,做微商、成网红、拍戏接广告不亦乐乎,在《变形计》播出火热时,易虎臣、李弘毅、杨桐、李耐阅、陈佩文、杨键帆、王境泽、王晨正、陈新颖等等,几乎每一位在镜头前“改造成功”的少年,都会在微博收获至少百万的粉丝,哪怕是在IP老化、流量红利正逐渐减少的第十九季,播出一期后,主人公陈天恒就立马收获了全球后援会。

  无一例外的走红,使得被名利冲昏头脑的人也不在少数,廖洪毅在变形结束后的第一个晚上就去了夜店,易虎臣因欠债不还而被列为老赖,李耐阅微博诈骗后消失……

  而打着公益旗号的养成类综艺《变形计》为人诟病的不止这一点。

  戏剧冲突>教育改造

  贫富阶层两个极端的人相聚,使得节目具有天然的冲突张力,而凝结在冲突中的愤怒、怨恼、失望、渴望、温柔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便成了戏剧冲突最好的养料。

  综艺要为收视率服务,他们在乎的是冲突够不够大、够不够多,所以不管是孩子还是家长,都在努力演出“矛盾激化”。虽然,他们有没有剧本不知道,节目组有没有干预走向也不知道,但是从很多富人孩子陆续成为网红和演员来看,《变形计》极有可能是他们人生第一堂表演课。

  不可否认,《变形计》中的各种戏剧冲突是最大的看点,戏剧性的设置也曾让无数人落泪。城市少年对母亲动粗、对父亲破口大骂,在农村摔碗砸盆等等构成了节目的大部分叙事。

  不过十几分钟就有一个冲突出现,是《变形计》最爱展示的视频画面。城市少年与家长、与村里人、与同样来体验生活的兄弟姐妹,都可以有各种冲突,在最新播出的《变形计》第十九季第二期中,城市少年陈天恒就与舒子曦动了手,同去县城与高爸爸搬砖的胡嘉豪、叶文超起了口角等等场面,都是吸引观众眼球的最好桥段。

  节目以城市少年的叛逆作为故事叙述的逻辑起点,从而展现他们从“叛逆”转变为“乖巧”的过程。

  戏剧化的叙事设置以及引导更是留下许多“名场面”:初到农村的东北男孩王境泽嫌弃当地环境和饭菜,当村里老人劝说他并要给他煮些饭菜吃的时候,这个男孩当即发飙,“我王境泽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

  而没过多久他就因过于饥饿端起饭碗说“真香”。

  叛逆少年陈新颖接妹妹水丽放学归来,不料惹怒妹妹,对其束手无策的陈新颖面对镜头伤心地说到,“人变好了,但是却疯了。”

  此外,节目最经典的场面莫过于城市少年摔行李箱,有网友调侃,“拒不完全统计,《变形计》主人公们摔过的行李箱可绕北京三环一周。”

  相比之下,节目对农村孩子的叙事安排就十分令人不适。小小的少年,走出大山去见识一下世面,要抛弃所有自尊,展示所有自卑,还有可能因为一个镜头的解读,从此以后的生活都背负巨大的舆论压力。

  来自内蒙古的少年拉格瓦在心爱的足球被没收后,情绪激动,拔麦收拾行李要结束变形,在面对城市妈妈的训导以后,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没爹没妈。”高吉祥在被要求表演马头琴的时候悲伤流泪,因为自己太自卑,没办法鼓起勇气向别人展示;吴宗红在被问及喜欢家里爸爸还是城里爸爸的时回答更喜欢城里爸爸,网友们积极为他贴上“乐不思蜀”的标签;最令人难过的是王红林,节目组安排了一位男生为她洗脚,画面解读为“满身娇气的红林”,“娇气”和“公主病”的舆论压力,成为了她日后生活最大的心理负担。

  一位曾参加过《变形计》的农村孩子在知乎上说,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家徒四壁就那样赤裸展现在电视机上,所遇之人但凡知道他参加过《变形计》的,都会流露出同情,而那种同情每次都能让他暗自给自己扒层皮。

  大团圆的结局看上去很美,但在《变形计》所构建的拟态环境中,加剧了的是“富人腐朽堕落,穷人善良勤奋”的刻板印象,少年们的人物形象高度模式化,使观众靠拢、并强化对观众对城市、农村少年的刻板认知,这样的变形与鲁迅先生笔下的吃人血馒头一般无二。

  贫富差距戏剧化的设置吸引了观众的眼球,也麻痹了大众。而中国贫富差距问题在欧美通常被叫作“阶级鸿沟”。

  回顾《变形计》起源,“变形计”之父李泓荔之所以有这样的灵感,来源于看了欧美一档聚焦“阶级差异”的综艺《Wife Swap》,这档节目讲的是,将高产阶级妻子与低产阶级妻子对调,体验生活。阶级问题是资本主义的主要弊端,因而这个节目非常受欢迎。但在中国,不能照搬,经过多次变形,最终以城市小孩和农村小孩互换为结果,一夜爆红。

  李泓荔做了中国特色的变形,核心在于将阶级分化这个社会问题变成了教育这个家庭问题。但十三年过去了,这个节目被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人生证实,它不但没有“改造”成功这些孩子,还剥夺了他们收获更丰富人生的机会。

  现实比节目残酷很多很多。

  “苦难孕育美德”这种朴素的教育观为什么仍有市场?

  《变形计》一直在试图披露一个“苦难孕育美德”的朴素母题。

  节目最响亮的一个slogan就是“来自远山深处的力量”,谢涤葵曾说,“《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可依照节目来看,这句话就可以理解为,去农村吃吃苦,就会知道城市的生活有多幸福。

  这样“吃苦思甜”的方式,从头至尾贯穿节目,也执行了13年、19季,可这样的方式真的有用吗?

  与节目设计的情节不同,那些在节目后半部分痛哭流涕、脱胎换骨、改过自新的少年,回归原本生活后,很多都看不到被改造过的痕迹。

  结束变形的王境泽,在禁止吸烟的标志牌前与小伙伴一起吸烟,并配上“一点都不带惯着的”的文字发布在社交网站上;“活到老,整到老”的韩安冉在变形结束时与父亲拥抱,甚至取出了下巴的假体,并声称“再也不去整容了”,但现实是她依旧疯狂迷恋整容,与男友结婚、离婚再结婚的私生活也一度登顶热搜;14岁因《变形计》爆红的易虎臣回归生活没再继续读书,选择创业的他开淘宝店、拍电影,筹集资金的手伸向了粉丝,欠债不还被列入失信名单的他也不过21岁。

  为什么,因为孩子之所以会堕落,不是因为家里有钱,而是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这根本不是下乡劳作几天就可以改变的。

  都2022年了,原生家庭这个词天天被挂在嘴边,竟然还有家长将孩子送去这种“劳改式”的节目,还有大量的人相信这种速成式教育能彻底拯救他们的孩子。

  最该送去“改造”的其实是有这种想法的中国父母啊!

  我们愿意相信,《变形计》的初衷是好的,但是打着公益的旗号,丑化青少年形象、歪曲价值观的节目一再出现,不仅对参与节目的青少年来说不是件好事,对看节目的、缺乏理性判断的家长及他们的孩子来说,也未尝不是一场灾难。

  做为湖南台一手打造的《变形记》,一经推出,就以全纪实的跟踪拍摄而为观众所熟知,它也可以算是真人秀教育启迪类节目。

  《变形记》以来自两组贫富悬殊的家庭的孩子,互换生活体验生活的形式,记录这个蜕变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最终以全新面貌重新回归校园。这个节目的初衷是好的,但也有一些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后果产生。《变形记》的主人公参加节目后,热衷于整容的韩安冉成了网红,李宏毅出了单曲也出了道。其中也有变形很成功的,来自贵州的杨桐,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英国一所大学,有的在生活中懂得感恩了。与之相反,来自农村的主人公节目后再也没人关注他们,他们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走出了大山,但大多数仍停留在原地。来自云南的吴宗宏,去深圳互换生活后,抵御不住城市生活的诱惑,经常联系城市爸爸,而被电话开黑,他很伤心,以前安静的生活再也回不去。

  这档节目,真实富有正能量。但由于两者之间生活差距太大,农村孩子不能抵御外面世界的诱惑,造成了对农村孩子的二次伤害,又不能说它是成功的教育节目。总的来说,用城市孩子的成长蜕变来换取农村孩子的失落和伤害,这点上是不可取的。

  希望通过这档节目,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农村留守的生活,帮助他们成长。

  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差在哪?

  《变形计》刚上映的时候,是引起轰动的。节目组非常聪明,他们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城里孩子送到什么都没有的大山里吃苦,体验人生。

  把生来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山里孩子被送到城里的享乐窝、象牙塔去开眼界,改变世界观价值观。

  这些本身就是非常非常热门的话题也是带来高收视率最重要的保障。

  但随着节目的热播,很多问题逐渐涌现出来。人们发现每一组家庭孩子的改变虽然最后都差不多以皆大欢喜作为结局,但因为没有节目组的后续追踪报道,这些孩子身心因为参加节目后出现的一些变化就无法呈现在观众面前。

  但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个无所不知得网络社会是藏不住秘密的,有很多当事人身边的人把这些孩子的后续情况传到网上。顿时,观众一片哗然。他们的情况并没有按照节目组或者大家心里期盼的方向发展。

  很多城里孩子所谓的“问题小孩”借助节目的力量“火”了一把。回去之后不但没有因为感受了生活的艰辛而懂得感恩和脚踏实地,我们看到的是他们越发的利用自己的名气在网上大肆发挥自己的偶像效应。豪车、名表、名包、整容、夜生活,除了炫富,还开直播、卖货,疯狂捞金。

  再来说说山里的孩子,他们从生下来起看到的只有父母的勤劳本分和简陋的生活环境。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走出大山,花花绿绿的世界让他们看花了眼。原来还有这么漂亮的衣服,还有这么柔软舒服的床,还有这么干净的学校。他们小心谨慎,放不开,生怕说错做错。原来人还可以这么舒服的活着。他小小的脑袋还来不及完全消化掉这些东西节目就结束了。他们又被打回到自己的世界,回去继续消化这些带给他们心灵的震撼。再看看自己的父母,他们感觉自己的生活是黑暗的,觉得再怎么努力也过不上那样的生活。同样是孩子,差的不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而是天堂地狱的区别。他们的价值观被深深的扭曲了。

  节目结束了,但生活还要继续。这种节目其实真的不算成功。教育意义不是没有,但意义不大。这种节目对山里孩子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城里孩子,因为这种心理上落差感使他们压抑而他们还是孩子并不知道如何来调节和整理。所以其实当节目结束后,应该找心理调节师给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否则孩子很容易走偏道。(图片均来自网络)

  不算《变形计》帮了一些孩子,但同时也害了一些孩子,对于有钱人的孩子他们得到了想要效果!但是一对穷人的孩子是二次伤害我!因为他们看到了别人这么有钱自己连饭都吃不饱,别人有父母心疼自己却没人爱当他们做完节目走了之后,带给孩子的只有二次伤害!

  不算《变形计》帮了一些孩子,但同时也害了一些孩子,对于有钱人的孩子他们得到了想要效果!但是一对穷人的孩子是二次伤害我!因为他们看到了别人这么有钱自己连饭都吃不饱,别人有父母心疼自己却没人爱当他们做完节目走了之后,带给孩子的只有二次伤害!

  《变形计》的故事很简单,就是城市和农村的主人公进行为期一周的角色交换,城市的问题少年进入农村家庭生活,农村的朴素留守儿童则进入城市家庭体验,一周变形结束后再彼此换回。可以发现,在这一个基本结构设定中,“互换”这一行为成为关键,也因此让节目产生了多重的人物关系与戏剧冲突。

  城市主人公与自己父母的关系城市主人公与城市环境的关系城市主人公与农村父母的关系城市主人公与农村环境的关系 农村主人公与自己父母的关系农村主人公与农村环境的关系农村主人公与城市父母的关系农村主人公与城市环境的关系

  因为“互换角色”而引发出如此复杂多样的人物关系,这也许是其它节目中不曾出现过的。要知道,核心角色的数量很少,但人物关系和戏剧冲突却是丰富的,从故事性来说,《变形计》真的做得不错。

  考虑到有些家长没看过这个节目,我先简单科普下。《变形计》就是安排城里孩子和农村孩子,七天之中互换角色,体验对方的生活。再次开播,却遭到很多人的质疑:刻意、夸张的表演,经不起推敲的情节;把乡村当作治疗“问题少年”的场所。忽略流于表面的交换,带给乡村孩子的影响;

  过度网络化、娱乐化……

  而我,更关注的是:穷山恶水的环境,真的能改造少年的“问题”吗?

  杨桐大概是参加变形计中城市孩子的一股清流,人长得帅,变好了也十分听话懂事,其实小编真心觉得小伙之前也不坏呀,现在出国留学深造。偶尔还会直播分享留学趣事!

  此前也是进军过娱乐圈的,2022年,发行个人单曲《青葱》。同年参与湖南卫视《好好学吧》录制。同年发行《go》收录于2022年专辑《成长记忆》中。同年再次参加《好好学吧》首次演唱《go》,没听过的小可爱们可以去听一下,还蛮不错的!大家可以去听听。

  停播两年后,湖南卫视前几年热播的真人秀节目《变形计》,近日再次来袭。

  2006年《变形计》首播第一季,一度成为学校老师和家长推荐的“教育节目”。

  考虑到有些家长没看过这个节目,我先简单科普下。《变形计》就是安排城里孩子和农村孩子,七天之中互换角色,体验对方的生活。

  近期再次开播,却遭到很多人的质疑:

  ● 刻意、夸张的表演,经不起推敲的情节;

  ● 把乡村当作治疗“问题少年”的场所;

  ● 忽略流于表面的交换,带给乡村孩子的影响;

  ● 过度网络化、娱乐化……

  而我,更关注的是:穷山恶水的环境,真的能改造少年的“问题”吗?

  前几天开播的节目中,第一个交换到农村的少年是17岁的陈新颖。

  节目开头,就呈现了他和妈妈之间的紧张关系。

  妈妈推开他的房门,送来一杯热牛奶,他大喊“滚”,然后把牛奶推倒在地;

  听到杯子破碎的声音,妈妈担心地推门查看,他立马连推带搡把妈妈推出去,“滚”字不断;

  妈妈准备一桌菜,敲门喊他吃饭时,迎接妈妈的是猛烈的推搡和谩骂……

  妈妈的热情关心,迎来的却是寒冬腊月的寒冰。

  面对镜头,妈妈哭诉着自己的无奈、绝望、心酸:我感觉我真的好累,如果他不变好的话,我都要死了!

  似乎,所有的不幸和悲哀都是孩子造成的。

  但从孩子的角度,我们却看到不同的答案。

  四年前,父母离婚,父母离婚一个月之后他才知道。

  他反复问: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前段时间白百合出轨的新闻,也极其类似:为了孩子好,我们才选择隐瞒离婚。

  事实却是,伤害孩子最深的不是父母的分开,而是欺瞒、对孩子的忽视以及对另一半的诋毁。

  陈新颖之后跟着妈妈生活,妈妈把所有的爱和希望都放在孩子身上,看似是伟大的付出,又掉进另一个误区:没有界限的爱,是一种束缚和压抑。

  孩子已经17岁,妈妈不敲门就进去,只从这一个小细节,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我为了你好”的气息。

  真正的爱,是有界限的:我愿意为你付出,但是否接受或接受多少,则尊重你的选择和决定。

  离婚隐瞒孩子,认为是保护孩子,知道真相后的孩子却受到更大伤害;

  辛苦准备一桌饭菜,认为这是爱孩子,却屡次不经同意就推开孩子房门,对孩子的界限熟视无睹。

  以爱之名,行爱之实,用来形容陈新颖爸妈,再贴切不过了。

  陈新颖对待妈妈的方式固然可恨,但追根溯源起来,这份恨何尝不是父母一手“培养”出来的呢?

  这类情形,在日常生活中,也并不少见。

  ● 孩子正专心写作业,你递过去一个水果,要求孩子必须吃;

  ● 老公不爱喝水,你觉得喝水对身体好,每天逼着老公喝水;

  以上行为,似乎都是“为了对方好”,却唯独忽略了对方的感受。

  当你递过去一个苹果,对方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也罢,这时,传递过去的就是爱。

  如果你递过去一个苹果,不管对方的感受,要求对方必须现在吃,传递过去的就是控制。

  你给对方的关心,是以对方的需求为准,还是必须让对方按照你的预期去做?

  这是区分“爱”和“控制”的重要标准。

  对孩子、伴侣有诸多预期,以及自己内心有诸多不安全感,很多人习惯了唠叨、抱怨,不知不觉中侵犯了对方的界限(包括物理空间界限和精神界限)。

  没有一个人喜欢反复被侵犯界限,如果长期遭受到身边亲近人的“侵犯”,人会本能地保护自己:要么麻木逃避、打死不理,要么粗暴狂躁、不近人情。

  陈新颖选择的就是后者。

  他对妈妈的行为,也是家庭破裂之后,内心不安的一种发泄。

  很多父母,在孩子年幼时由于种种原因,缺少了陪伴;

  等孩子长大需要尊重和独立后,父母又用自认为爱的方式紧紧抓住孩子;

  抓不住的时候,就寄希望于外界的帮助:无论是《变形计》,还是曾经的“戒网学校”,都是应家长的需求而生的产品。

  父母却唯独忽略了:孩子问题的发生,都是源自父母爱的方式不恰当。

  一方面,只把孩子推给外界,效果很难持续,因为一旦外界环境改变,潜藏在孩子内心所有的不安、愤怒都会“卷土重来”。

  2022年,《GQ》杂志做了一个系列专访,采访一些参加过《变形计》的城里孩子。

  有个城里孩子坦言:我觉得去《变形计》的少年都不会改变。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曾经被当做“变形榜样”的廖弘毅,也如此认为,变形后,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他又去了夜店。

  另一方面,父母如果不改变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式,孩子心底渴望的爱永远无法满足。

  同时,被贴上“有问题”标签,孩子的一生都将和爱的匮乏以及这些标签“抗争”,又怎么可能健康快乐、积极向上地成长呢?

  去年,我认识一个妈妈,跟老公撕扯几年之后,终于离婚,她独自抚养3岁的女儿。

  来学习时她目标明确:我要过好自己的人生。

  后来,她积极学习之外,还带动身边的人一起成长;时不时晒晒跟女儿温暖的日常。

  她女儿脸上灿烂如花的笑容,给了她教育上最好的答卷。

  前段时间见到她,我很惊讶:哇!你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好,气色也让人羡慕!

  她开心地笑了:那就对了!

  哪怕离婚,也从爱自己、照顾好自己开始,这才是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爱和示范。

  面对孩子的“问题”,父母可以做什么呢?

  ● 如果孩子还渴望陪伴,就力所能及创造条件陪伴;

  ● 如果孩子已经不愿听你说,再多话都先停下来;

  ● 如果孩子已经拒绝沟通,那就先把注意力放在怎么过好自己上。

  真正的爱,必然尊重对方的界限,必然也是以先过好自己的人生为前提的。

  穷山恶水改变不了“问题少年”,唯有父母智慧的爱才能做到这一点。

  杨桐大概是参加变形计中城市孩子的一股清流,人长得帅,变好了也十分听话懂事,其实小编真心觉得小伙之前也不坏呀,现在出国留学深造。偶尔还会直播分享留学趣事!

  此前也是进军过娱乐圈的,2022年,发行个人单曲《青葱》。同年参与湖南卫视《好好学吧》录制。同年发行《go》收录于2022年专辑《成长记忆》中。同年再次参加《好好学吧》首次演唱《go》,没听过的小可爱们可以去听一下,还蛮不错的。。。。

  但是,小编今天主要是想给大家来扒一扒当年红极一时的综艺节目——《变形记》里离经叛道的男男女女们,如今的妖魔网红模样!

  第一位是是李幼恩,之前这样:(右边穿白衣服的)

  而现在成了这样,大家随便感受下:

  标准的网红脸。

  第二位,是咱们黄毛假小子——陈佩雯,小暴脾气,看过变形记的宝宝们应该都知道吧:

  曾经的假小子,现在却成了邻家大小姐:

  而且哈,变成一个天天在微博上发鸡汤和小广告的三线非主流小网红

  第三位,是第一波变形记被捧红的李耐阅。大家来感受下能扎死人的锥子脸吧:

  甚至爆出,李耐阅借粉丝钱不还的丑闻:

  退出节目后,与父亲闹矛盾,然后直播自残,真的是够了!

  到最后直接变成吸毒被抓...

  小编我我还能说什么呢?无话可说……

  令人不得不提的是号称“活到老,整到老”的韩安冉。

  其实在说这句话之前,韩安冉就已经动了刀子了

  她之前是这样子的:

  还被同学爆出来最原始的照片:

  结果姑娘又嫌鼻子不好看,眼睛不够大,鼻梁不够挺...然后一而再再而三做手术。

  现在已经成这样了

  韩安冉近照

  而照片这位姑娘正是整容过度,满身纹身,99年出生今年才17岁的韩安冉。作为时尚界的潮流范儿

  再到后来,喜欢上了发床罩,尺度之大,不忍直视。不相信会是17岁姑娘能干出来的事情。

  但韩安冉算是《变形计》捧出来的网红里最成功的妹子,经营几年给自己倒腾出来200多万粉

  后因被爆男友马文超花她的钱找小三儿,吸毒,还会打她,所以她直接在微博上公开与之分手。

  据韩安冉和前任分手之后,又找了一个帅哥,虽然俩人看起来有点像,谁叫现在流行蛇精脸呢?

  最后,放上几张清流的照片给大家洗洗眼睛,别辣坏了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